千代鹤_

战高三。沉迷刀剑乱舞,莺丸本命,也喜欢鹤丸、长谷部、山姥切国広、小狐丸、后藤、黑白双子。( ͡° ͜ʖ ͡°)✧
头像来源网络,侵删歉。写些东西来自娱自乐。

诈尸,指绘。开学前几天画的。

本以为暑假可以最后一次浪的,可是母上明天就要收手机,然后就是消失一年。战高三。和本丸的大家也告别了,我哭了。最后近侍是长谷部,因为他的放置台词。这一年也会一直爱莺丸。然后和同好们相遇是幸运之事。然后,一年后,我会浪回来的!!!

考完试啦!各位同好,我们可以一起浪啦!

玩具,我有那么抖s吗?

修罗场【四】

◎ooc有
◎结局了
◎狐球主场
   
        八个月很快过去了,我成年这一日,也是按政府规定的和带有极御守的刀男结合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  一大早,白无垢已被送到门前,我在长谷部的催促下起床,乱和次郎、清光帮我打理了一番。
        妆容已妥,我也穿上了白无垢,接下来要等政府来人把我们接到礼殿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此刻我的心情,也不知道小狐丸会不会同意我开寝当番,如果他知道我的目的是借由此与鹤丸相处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在礼殿上,走完一步步程序是那样漫长,但他的欣喜我看在眼里,我却是无奈地配合着,台下众刀都在,我都不敢看向鹤丸。
        仪式结束后,已是黄昏,我们一起回到本丸,一路上,旁边这个男人都笑得温暖,还轻轻地握住我的手,但我的内心却在打鼓。
        在我的房间里,两人无言地相处着,夜渐渐深了,早就过了我平日的就寝时间,我们两人却谁都没有打破沉默的勇气。
        还是他最后开了口:“主上,到休息时间了吧。”“啊?嗯。”我尴尬地回答。伸手够到枕头上的睡衣,“小,小狐,你可以转过身一下吗?”“好。”他绅士而善解人意地背过去身。
       “我,我换好了。”脸颊滚烫,我僵直地缩进被子,他一步步走过来,把外衣脱掉,我赶紧转向床靠墙的一侧,死死地闭眼假寐。
        感到床一沉,我知道他上来了,我想,如果装睡着,他应该就不会对我做什么了吧。
       “主上。”我不回答,装睡。“主上。”仍然不回答。
       突然感到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圈住,他结实的胸膛紧紧贴着我的后背,我猛地一抖。但他随后温柔的声音打消了我的顾虑:“怎么可能这么快睡着呢?主上是在躲小狐吧?您,害怕小狐吗?”“不,不是的。”没等我说完,他打断道:“不用担心,小狐不会对您做出什么的,如果没有您的允许。”我拍拍他环在我腰上的手:“嗯,我知道的,晚安,小狐。”

      第二天醒来,发现他就这样抱了我一晚,我起身的动作很小,但他还是醒了。“主上要起来了吗?”“嗯。”“您换衣服吧,我去门外边了。”说着他掀开被子一角,拎起外衣走了出去。我一边感叹小狐丸还真是绅士得没话说,一边换好衣服。
     准备和他一起下楼吃早饭,下楼梯时,他试探地够我的手,然后紧紧地握住,在试探到我并不反对后把手势换为十指相扣。
     楼下坐满刀,鹤丸不在,我的心一阵揪痛。   
     匆匆吃过我就撇下小狐丸出门了,鹤丸会在哪儿呢?我找到那棵已凋落的樱花树,可那里没有他。
     突然从背后被人抱住,伸到颈侧的白色的头发先进入我的视野“鹤丸?”我欣喜地回头,在差点就会亲上的距离发现是小狐丸。十分尴尬。
     “原来主上真的是出来找鹤丸了。”身后的人声音里透着不满。还没来得及解释,就被他吻住唇瓣。与以往温柔的那个绅士狐球不同,这个吻夹杂着他的不满和怒气,我的嘴唇突然出血了。
     一股腥甜在两人中释放。
     他这才放开,不过依旧保持着很近的距离,迷离地盯住我,一只手放在我腰后防止我逃脱,另一只的大拇指轻轻摩挲着我流血的嘴唇。我垂下眼睑。
     “和我回去吧。”他用低沉的嗓音说。我还有拒绝的权利吗?就像一个赌气却又敢怒不敢言的孩子,悻悻地任由他拽住我的手腕回去。
      回到本丸鹤丸已经在那里了。小狐丸把我拉到他跟前,说:“她并不是离家出走,真的是去找你了。”然后突然强势地扳过我的脸,对鹤丸带点恳求意味地说 :   “让我最后一次。”就当着鹤丸的面吻下。我的挣扎都被他压制了。不知怎的,鹤丸也不恼,也不阻止,在盯着我们看了一会儿后,就转过身去看着远方等待着。
     过了很久,在我快窒息前他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我。然后用那双藏有太多情绪的红瞳凝视我片刻,把我的手放到鹤丸白皙修长的手中。我看看嘴角上扬的鹤丸,又看看小狐丸,不知道他们背地里达成了什么共识,我这是,被卖了的节奏?
      “主上,以后政府那边,我帮您对付,就让小狐成为您名义上的丈夫吧。”突然明白了小狐的意思,十分感动。“不过,您之前在早饭后的突然离去,让大家很担心,小狐以为您是实在无法接受小狐就离家出走了,以后请不要不辞而别。”他的红瞳里满是担心的神色,不过鹤丸突然打断他,一把把我拉进怀里,带着宣示主权一般的神气对小狐丸说:“好了,小狐丸,该履行承诺了吧。”小狐丸忽然转换上一个微笑,又恢复了三条大佬的气场,仿佛刚才那个忧郁的人不是他一样,“那是自然,鹤丸国永。”说罢就离开了。
     我和鹤丸在他离开后对视一秒,突然有默契地双双爆发出释然的笑声,像两个幼稚的孩子,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,这简简单单的一笑包含了太多意味。不过,最后,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啊,这不就是最好的结局吗。我们像重逢的老友一样轻轻抱住对方,好久好久。
     晚上吃过晚饭,鹤丸还在楼下和刀们开怀畅饮,我理解他的高兴,所以先一个人回了二楼。推开纸门,里面的付丧神让我吓一跳——是小狐丸,难道他反悔了,想趁鹤丸喝醉的此时带我走吗?
     看到我的惊讶,他轻轻叹气,“主上忘了近侍还是我了吧,这是我最后一次近侍了,以后都会是鹤丸了,毕竟您和鹤丸才是真正的夫妻不是吗?”我在心里暗自责怪一下自己误会他这事,又赶紧打断他夹杂着一缕心酸的发言:“哦,哦。这样啊。”没想到他一把把我拉进去,反手就关上了门,红瞳暗了暗,我的心咚咚地蹦跳,大脑当机,“这算什么反应啊,您很失望吗?还是说,主上您其实舍不得小狐我呢?”我的心再一次提到嗓子眼。
     但他突然爽朗地笑了:“哈哈哈,主上不必紧张,小狐只是开个玩笑。”“该舍不得的人是我。”接着他的这句小声嘟囔还是被我听见了。他回过神来,伸出手想抚上我的脸颊,很不舍地盯着我看,仿佛要把我看进眼睛里。
    “和鹤丸在一起,您要幸福啊。”那只手停在我脸颊的一定距离处却再也不前进半分。
  

昨天5月5号,正好是莺丸刀帐号,太爷爷终于真剑了。

当你消沉放纵自我时,刀男们的劝阻【一】【鸟太刀×婶】

◎ooc是我的
◎感谢阅读(*Ü*)ノ☀
◎一些不符合现实或常识的就忽略吧,我的常识被狗吃了
◎后续要视时间而定,嘿嘿
◎这个应该很容易撞梗,如果追究,算我的错吧

      在现世的不如意让你郁郁寡欢,决定放纵自己,随意编了一个借口出了本丸的门,去了吉原做一天的陪酒小姐。而你万万没想到刀男们还是察觉到了你的不对劲,偷偷跟了过来,准备将你劝回去。

     【莺丸ver.】

     你在领班的安排下去包间陪一位客人。虽说自己和自己怄气之下做了这种工作,头一回真的去接待客人,心里还是很没底的。心里七上八下地来到门前,忐忑地推开包间的门,谁料在那里坐着的人是你再熟悉不过的莺色付丧神。
        他淡定地坐在那里,手捧着茶。
        你又羞又气,转身就走。
        却听见身后不温不火的声音道:“既然来了,为什么不喝杯茶再走呢?”
        你没出息地停下了脚步。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要急着走,不是自己选择到这种地方来的吗?还是说,因为客人是我的缘故吗?”他的声音不紧不慢,却威圧感十足。
         你走回他身边坐下,修长有力的手指罩在茶杯上方将茶递给你。
         你在他的目光注视下顺从地喝了几口。
         没多久,你忽然感觉四肢无力,往旁一倒。他温柔地接住了你,任凭意识再清醒,一点也不能挣脱他。
         你听见温柔的声音说:“真是和大包平一样缺心眼啊,如果来的不是我,你也这样不设防地喝掉别人递来的饮料吗?真是傻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感觉木然浑噩,根本,动不了啊。
         突然自己被打横抱起,感觉到对方胸膛的温度。
         他不顾一路上他人的视线,就这样把你抱回了本丸。
         将你放到床上,除去外套,轻轻放下掖好被角,然后轻抚你的脸后离开了,全程你只能任他摆布,却有一种被照顾的心安和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  【鹤丸国永ver.】

        替客人倒好酒后坐在角落里,独自一个人喝着闷
酒。突然一个带墨镜的人坐在你跟前,你抬眼看了看,对方还有继续装下去的意思,你便不耐烦地说道:“鹤丸,别装了,是你,我知道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爽朗一笑,趁你不注意抢走你手中的酒杯,一饮而尽。你阻止都来不及。
        喝完后他微埋下头从墨镜上方看你,凑得很近。
        好看的眼睛在这种暧昧的姿势下更具魅力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哟,怎么,你要抛下我们大家到这种地方工作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在他近乎逼问的语气下你无法辩驳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的,鹤丸,我只是,只是。。。”
   怎么会发展成这样,好像在被审问,不对,这搞得好像你才是主人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 你这样想着,决定取回主导权。
          画风一转,你突然强势道:“你好像管不了我吧!”起身就要走。
          但手腕突然被他拽住,生疼,他一拉,你就倒进了他怀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到这种地方,你还真是不知道危险啊。让我给你个教训吧。”说着拉住你往包间走。还一面对领班说:“我让这个人陪我,给我们拿几瓶酒来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你拼命挣扎,可是无济于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 服务生送来酒之后就走了,鹤丸把你一把扔在沙发上,把门锁上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你趁他去锁门赶紧站起来,他回来后却一把轻而易举地将你按倒在沙发上。挣脱不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走开啊,鹤丸。放开我。”这情景真的吓到你了,加上想到现世的种种不如意,眼泪夺眶而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看见你这样,停下了原本粗暴的动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别,别哭啊。你这个样子,我。。。”声音突然温柔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温柔地将你扶起,一只手轻轻抚着你的后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把你的头按进怀中,下巴抵在你头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,我不怪你就是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得到你表示同意的点头后,他又说:“不过答应我,以后不要到这种地方来了,我会很担心的。好吗?”